客户端

《谁将剑风吹玉笛》63.心仪

更新:2019-11-15 源站:Array

书荒不心慌,大神书单帮你忙,快点我下载严重书荒求好看小说客户端吧~

    依稀记得,曾有那样一双温柔有力的大手,拽过我,拉过我,揉过我的脑袋,甚至还为我擦过眼泪——在无数次近乎陷入绝望的黑暗之中,都是那双手,拼尽全力地将我从泥沼的深渊里拖拽出来,予我一丝新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所以,当秦泠毫无征兆地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脑中的第一反应,便是想到那个离我最为亲近,却又同时最为疏远的冷漠男子。

    千丝万缕的复杂情绪扰得我一阵失神,一时之间,竟也不知该如何应答秦泠的话语,遂只好微微皱起了眉头,满面茫然地望向她道:其实,我自己也不太懂,这所谓的心上人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

    柔软如棉的双眸定定地望入我的眼底,秦泠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,似是无奈又似是怀念地对我说道:既然你不懂,我来给你打个比方可好?

    夫人请讲。我认真而又慎重道。

    秦泠闭了闭眼睛,放柔了声线低低阐述道:就比如说,我第一次遇见侯爷的时候,便被他那一身独特的凛然正气所吸引——他勤恳而又负责,耿直却不乏精明,与周围一众喜好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相比起来,可以说是颇有几分与众不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迎上她光晕弥漫的双眼,我只觉得自己的视线也像是被朦胧的大雾所遮蔽,使得周遭的事物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,缥缈虚无。

    停了停,秦泠接着轻声说道:所谓心上人,就是当你一眼朝他望去,便忍不住心生欢喜,却在同时也心生忧愁。他高兴,你便会替他高兴,他失落,你便会替他失落只要是简简单单地瞅着他,看他在你身边待着,你便会觉着心满意足——我这么解释着,你能听明白吗?

    我皱眉望着她,总觉得这样一番话似是听懂了,又似乎是没有听懂,晕晕乎乎的,倒是绕得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哎,真是可怜的傻姑娘。秦泠惋惜地叹了一口气,随即慢悠悠地行至圆桌边坐下,你长这么大,竟是对此等重要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我我小时候都是跟着师父师兄一起生活,稍微大点了到外面闯荡,也是跟着师父的故交四处奔波,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这样的事情,实在没法开口去问他们。我咬了咬唇,羞赧道。

    唔,也难怪如此,周围连个心思细腻的女子都没有。秦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一边出神地想着些什么,一边就要探手去触碰桌边的茶壶,我瞧着她约莫是说得口渴了,便想上去为她倒杯水来润喉,然而却是由着她手腕稍稍一松,那只沉重的瓷制便随之重重地磕在了桌上,发出哐当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滚烫的水花从壶口处飞溅而出,眼看着就要触及秦泠那光滑如雪的皮肤,我脑中登时一白,下意识就上去将她手腕握住,猛然向后拉扯了一番,待到那些洒出的热水悉数漏在地上,我们二人才幽幽地松下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唉,你瞧瞧我这正倒着茶呢,就想自己的事儿去了。秦泠愧疚地掩了掩唇,连连说道,害成现在这个样子,还差点把人烫伤唉,我真真是糊涂过头了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只是细细地握住她的手腕,无意间触碰到其欢快跃动的脉搏,半晌,又无声将手收了回去,默然负于身后。

    秦泠见我面色渐渐趋向于凝重,不由得紧张地询问道:怎么了?是不是伤着哪里了?

    没有,没有的事。摇了摇头,将所有复杂的思绪敛于心中,我微微朝她露出了一抹极为舒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便好,我让人过来收拾收拾,我们接着聊罢。秦泠亦是温柔一笑,眸底情绪宛若流水清风。

    事已既定,约莫三日过后的清晨,我便由着谭家几名家丁引领着前往谨耀侯所居住的府邸。

    自那日谭今崭的大婚之后,谨耀城的天气终是逐渐趋向于晴朗,灰金色的阳光透过天空中密布的云层一点点倾洒下来,将地面上常年堆积的厚雪照得晶莹剔透,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我一路小心翼翼地走在谭府铺满草席的长廊之上,因着前些日子的积雪融化,导致细窄的路面又湿又冷,一个不慎便会踏入冰寒刺骨的雪水之中,霎时将脚上一双布靴浸得透湿。

    老远便瞧见前方一抹清淡柔和的浅蓝色身影窝在木椅中坐着,闭目享受着这冰天雪地里的唯一缕温暖的阳光。半晌,约莫是对我的到来有所感应,她微微睁开了慵懒的双眸,悠悠向我打招呼道:哎,顾姑娘这么快就来啦。

    是民女顾皓芊,见过谭夫人。我毕恭毕敬地行至她的身前,微微行礼道。

    无需同我客气。秦泠探手揉了揉眉心,待到昏睡过度的神智稍稍清明,方才仔细打量我一眼,指着我的双脚低声问道:你这鞋子是怎么啦居然湿成了这个样子!

    唔,没什么,来时的路上弄的。我摆手道,一会儿回去的时候换一双便好了。

    秦泠柔和的细眉微微一皱,旋即出口反对道:那怎么行呢?女孩子家的,裹着一双湿鞋站上好几个时辰,伤着了身子可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没关系的,也就一会儿。我连连推辞道。

    不行。秦泠坚决道,你得随我回房间去,我让人送双鞋来给你穿。

    这下倒是好了,我来人家里做客,话还没能说上几句,便首先给人添了麻烦。那秦泠终究是个面慈心善的女子,见不得我湿着一双脚到处乱走,遂二话不说便唤了府上的丫鬟替我送上一双干干净净的新鞋,而后又亲自盯着我回房间换上。

    我瞅着那双绣花鞋上针脚疏密有致,细腻柔和,想来也绝非是普通之物,不由得哀叹惋惜道:这样好一双新鞋,白白让我给穿了,可不是浪费吗?

    唔,你眼光不错,这双鞋啊,是我去年在浮缘城里买的,瞧着它做工不错,便又自己拿去添置了一些新的花样。秦泠温声说着,眼底却是悠然泛起一抹自豪之意。

    我听罢更是紧张了,直盯着脚上那双独一无二的新鞋,一时之间脱也不是,不脱也不是,便只能呆愣愣地僵在原地,连话也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那秦泠见我呆得像块木头,忍不住掩嘴低笑道:你这反应着实有趣不过是一双鞋子罢了,穿上了还可以做新的,有什么好可惜的?

    我我这样的无名小卒,哪配穿上夫人您亲手绣的鞋子啊。我弱声说道。

    秦泠淡淡笑着摇头道:可别这么说啊,你我本都是来自浮缘城内的人,我今日唤你过来,也不过是想同你说说话罢了。

下载严重书荒求好看小说,语音读书,解放你的双眼!